主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留香】曾祖母的百宝箱(小说)

2022-04-28 12:46:15 来源:酷安文学 点击:0

曾祖母出生于上个世纪初,她的父亲是当地一个很有名望的“官老爷”。曾祖母出嫁时,她的母亲送给她一份嫁妆——一个不大不小的箱子,类似与古时候的那种“梳妆盒”。曾祖母在世的时候,把它视为珍宝;待她去世的时候,又将那个箱子送给了奶奶。而我,也就是从奶奶那里方才第一次走近这个箱子。

奶奶说那是曾祖母的留给她的宝贝,装载着近一个世纪的重量。而我那时年幼,实在想不明白,那么小的一个箱子,能有多重?奶奶每次都那么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就连我这个她最疼爱的孙子,都不让碰一下。而且,奶奶每隔一些日子,都会拿出一块特别柔软、干净的手帕,一遍遍地擦拭着那个“百宝箱”。

记得那时候童真,总喜欢依偎在奶奶身边,看她一遍遍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我就忍不住地问她,“奶奶,这里面都装了些什么啊?”每每此时,奶奶总会长长地叹一口气,然后摇摇头,温柔地说里面装着“沉甸甸的宝贝”。

“宝贝,什么宝贝啊?”我再次追根刨底地问道。

“孩子,你还小,等你长大就知道了。”奶奶一边说着,一边陷入了回忆之中,断断续续地给我讲起曾祖母的事情。

曾祖母自幼饱读诗书,绣得一手好刺绣,写得一手好文章,属于标准的“大家闺秀”。在乡里,很多年轻的小伙子都对她心生爱慕。而那时候的曾祖父,家里穷的叮当响,先不说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家世,就连基本的温饱都成了问题。可曾祖父与曾祖母,这样一对拥有天壤之别家庭的人,居然真真实实地走到了一起。这,实在是令我匪夷所思。然而,据奶奶讲述,那的的确确的存在着,要不然哪里会有后来的我们呢?

故事,往往就在我们最不经意的时候发生了。

据奶奶讲,曾祖父早年的时候失去双亲,自己独自一人生活。后来,遇到了一个好心的老人收留他,将他。收为“干儿子”。把他从一个五岁的孩童哺育成人,待他十多岁能够下地干活时,将他送进了一个大户人家当长工。而这个大户人家,就是曾祖母她家。

而“长工”,就是旧时代人们口中佣人的称谓,意思就是那些长年在“地主家”干活的伙计。长工们吃住都在主顾家,一年上头,只有等到要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家一次。而腊月二十三日,也是所有主顾们公认的“放假日”,“长工短工,二十三满工”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每年的这一天,主顾就会做一些好吃的饭菜犒赏伙计,感谢大家一年来的辛勤劳动。然而,这个看似是“庆功会”的宴席,也有着一些讲究。

只是曾祖父那年第一次去当“长工”,并不知道那个“讲究”。在一年一度的“庆功会”上,不论怎样都少不了一个特别知名的“招牌菜”——一个烤全鸡。可这个菜吃起来是很有讲究的,主顾会把鸡头对向某一个人,鸡头所指的那个人,就是主顾来年要辞掉的人。可主顾又不能说的太明显,所以就选了这么个隐晦的办法。久而久之,鸡头所指的人就是被辞掉的人,来年就不用来工作成了不成文的“规定”,几乎所有长工都暗自知道这么个“规定”,唯独曾祖父不知。从没有吃过鸡肉的他,看着一桌子的菜肴,海吃山喝起来。可就当他吃的飞快时,无意间看到一个鸡头没人吃。而鸡头所指向的那个人,正在一言不发地喝着闷酒。曾祖父也没顾忌那人,自己拿起那个鸡头就啃了起来,整桌的人立刻用一脸惊讶的眼光看着他。他吃了别人的“鸡头”,意思就是要代人受过,自己来年不用来工作了。

可吃的喷香的曾祖父浑然不知,就连那个喝着闷酒的人也忍不住地看了一眼曾祖父,一脸感激的给他敬酒。曾祖父也不客套,好不容易吃到这么些美味佳肴,哪里会客气。吃过那顿午饭,曾祖父回到住处,收拾着行囊,准备回家过年。先前那个喝着闷酒的人,来到曾祖父面前“咚”地一声跪下来,搞得曾祖父莫名其妙。

“兄台,快起来,你这是作甚?”曾祖父急切地搀扶着那人。

“跪谢兄弟代我受过,这份工作我实在不能丢啊。我家里上有八十岁的高堂,下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若是丢了这份工作,我们一家人怎么活啊?感谢你替我受过,大恩不言谢,请受我三拜!”说着,那人就开始磕头。

“什么,怎么回事?我代你受过?”曾祖父一脸疑惑地问道。

“是啊,你代替我吃了那个鸡头。来年,你就不用来这里干活了。就等于你自己主动辞职了一样啊,我来年还可以继续来这里做活。”

曾祖父一头雾水的思考着那人的话,缓缓地把他送走之后,独自一人背着行囊向家里走去。回到家里,把他这一年来在主顾家干活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干娘,他干娘听过之后一句话也没说,径自向着主顾家跑去。第二天黄昏时分,他干娘气喘喘地回来了,告诉曾祖父来年继续去那里干活。

曾祖父一脸狐疑地望着他干娘,询问其中的原委。原来,曾祖父他干娘赶到主顾家时,恰好遇到曾祖母在查账,这不禁令她喜出望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大家闺秀”居然会帮家里查账,曾祖父他干娘就上去寒暄,解释了一下曾祖父那个事情的经过。之后,曾祖母爽快地答应了,并且答应也不会辞掉那个喝闷酒的人,让他们两个都可以继续做长工。

来年的春天,曾祖父按照他干娘的吩咐,带了一些精心准备的特产,送去给曾祖母道谢。就这样,曾祖父和曾祖母就认识了。第一次见面,曾祖父几乎跌掉眼珠子,这是他生平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姑娘。年少的心,就在那一瞬间就被俘获了。当他从账房出来时,整个人就像是掉了魂似的,踉踉跄跄的往住处走去,一脸的笑容昭示着那份细致微妙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意象。

可曾祖父又是如何娶到曾祖母这个美丽善良的“大家闺秀”的呢?这就得去曾祖母那个“百宝箱”说起。

我第一次正式接触曾祖母的百宝箱时,是在我长大了之后。那时候我已经长成一个大人的模样了,所以奶奶才放心把那个百宝箱递给我仔细端详。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温润的午后,奶奶躺在摇椅上午睡,而我则小心翼翼地走进奶奶的房间,取出藏在她柜子里面的那个“百宝箱”,准备认认真真地查看一番。

刚刚触到那个箱子时,立刻眼前一亮。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箱子,纯楠木做成的,散发着一阵阵的楠木香味。长约二十厘米,宽约八厘米,高约十二厘米左右,边沿部分镶嵌了一层“金边”,箱子正面绘了一份“鸳鸯戏水”的丹青素描,正在箱子口那里挂着一把铜锁。我仔仔细细地查看着,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气都不敢大声地喘一口。

正当我看得入神时,不知何时奶奶已经走了进来。看到我出神,就拿出钥匙,打开了那般暗黑色的铜锁。待她打开箱盖的那一刻,我几乎是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等待一览究竟。也就是在奶奶打开箱盖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了曾祖父和曾祖母的故事。也才明白,为何曾祖母把那个百宝箱看的如此重要,为何奶奶不许我轻易地触碰那个百宝箱。

打开箱盖,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沓蜡黄的信纸;而在信纸边上,有一对绣工精良的“牡丹图”刺绣;在牡丹图下面似乎还存放着一叠相片。只是被刺绣盖着的,我一时间没法看清楚。正当我准备伸手去揭开牡丹图时,奶奶拍了一下我的手臂,示意我小心点。说着,她自己颤抖的伸出双手,把那副刺绣拿了出来。而后,刺绣下面果然是一叠照片。黑白的那种,一眼便能看出来,至少有很多年月了。

奶奶再次轻轻地拿起那一沓泛黄的信纸,递给我,让我读读。打开第一封信纸时,首先看到的是一些丑陋不堪的字迹。弯弯曲曲的笔画,如同道士所说的“鬼画符”,几乎令我无法看清楚。大约过了好一会,我才结巴地读出那几行歪歪斜斜的字:

小雅(曾祖母的小名),你好!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信,也是我第一次学着写字。知道你喜欢读书,而我却是个胸无点墨的长工,冒昧地给你写信,请恕我打扰。

自从第一次看到你,我的心里就住下了一个人……

奶奶再次将我的思绪拉回了曾祖父的小时候。那年的春天,当曾祖父第一眼看到曾祖母时,就毫无保留的喜欢上了她。可他只是个长工,说直白点,就是个下人。毫无身份地位可言,如同牛马一般的人,却痴痴迷迷地恋上了主顾的千金。这搁别人眼里,真的应了那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古话。可曾祖父的的确确地恋上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有时甚至在梦里,还会梦到曾祖母,叫起曾祖母的名字。

可他毕竟是个穷小子,哪里配得上人家一个“白富美”?所以打心眼里里,他就把自己的那份爱意悄悄地隐藏了起来。只是,自那天以后,他就经常徘徊在曾祖母住处的大门外,只为远远地看上曾祖母一眼。有时被曾祖母撞上,他就假装去汇报事情。其实说白了,就是借着工作的便利机会,接近曾祖母,只为看她一眼,他就很满足了。

而他,也很清楚的知道,在乡下娶亲是要讲求“门当户对”的。所以,在他心里,从来都没有想要把曾祖母娶回家,他只想远远地看上一眼,这就足矣。而经过他的长期观察,意外的发现,曾祖母十分喜欢诗书,有时甚至在院子里拿一本诗集,朗读起来。虽然曾祖父大半都听不懂曾祖母在朗诵什么,但是只要能看到她甜甜的笑容,比给他吃山珍海味还来的起劲。久而久之,曾祖父在门外听久了,居然还真的喜欢上诗书。而后,居然悄无声息的从地摊上淘了一本书,自己学习起来。可他从来都没有进过学堂门,哪里能认识什么字呢?但是年轻的他,从不气馁、从不言弃。所以就壮着胆子给曾祖母写了第一封信,请求她教自己读书。可从未写过字的曾祖父,把第一封信写成了“情书”。原因是他把字认错了,所以就有了曾祖母所收到的第一封“情书”。

可接到书信的曾祖母并没有责备他,也没有调笑他的意思,而是悉心地教导起曾祖父。把她在私塾先生那里所学到的知识,原封不动的传授给他。而曾祖父居然天资聪颖,很快的就学会了不少文字。可有些话他始终无法开口,所以依旧坚持着给曾祖母写信。即使两个人经常见面,却只字不提书信上的事情。每次都把自己想说的话,写在了信里。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曾祖父在曾祖母家里做长工也做了七年多。七年间,曾祖父也从一个十多岁的小伙子成长为二十多岁的青年了。转眼间,曾祖父也都快到了娶媳妇的年龄,可他却一心想着曾祖母。而曾祖母的父亲,也在乡里物色着好人家,准备给曾祖母寻个好婆家,把女儿嫁出去,也就了了他的一桩心事。

当曾祖父知道这个消息时,整个人几乎晕厥。隐藏在心里的爱,顷刻间如同潮水般喷涌而出。可他却不能说出只言片语,因为他深知自己配不上曾祖母,即使心里有千言万语,却只能给曾祖母写了一封类似“诀别”的信,告诉曾祖母以后不会再去向她讨教问题了。曾祖母接到那封信后,也是一言不发,没过多久居然病倒了。

曾祖父也不顾自己是下人的身份了,前去探望曾祖母。就在他们谈话之间,曾祖母的父亲悄然地进来了。看到女儿的神情,立刻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的女儿和这个长工早已芳心互许,女儿这是相思成疾啊。曾祖母她父亲把曾祖父叫到客厅,郑重其事地询问了他几个问题之后,毅然地答应了这桩婚事,并且允诺不要曾祖父半点“彩礼”。

之后,曾祖母的病情很快的好转了,两人办了喜事。婚后,有很多人嘲笑曾祖父,说他是“癞蛤蟆吃天鹅肉”,说他是攀高枝;可他总是一笑而过,不去理会。何必去管别人怎么说呢,反正他觉得自己很幸福。娶到了曾祖母,是他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何况婚后两人感情很好,很快的育下一子,那就是我爷爷。

可伴随着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那一声枪响,他们的幸福日子很快的就被打乱了。当兵的家家户户地“抓壮丁”,曾祖父那一带也没逃过劫难。很快,地方上就乱成一团了。百家姓家里的粮食被抢没了,村里年轻力壮的都被抓去“当兵”了。那年夏天,下了一场暴雨。曾祖父因为挑水时一不留神摔倒,摔坏了脚,才侥幸躲了过去。

可他身体康复之后,家园都已被蹂躏一遭。地里都没了庄稼,家家户户都没了吃的。而那些粮商与官兵勾结,故意把粮价抬高,囤积居奇,即使自家的粮食喂老鼠,也不肯低价卖给老百姓。曾祖父一家人都被饥饿折磨的快不行了的时候,曾祖母取出了她出嫁时候的那个楠木箱子,也就是曾祖母的那个百宝箱,从里面取出了一块拇指大小的翡翠。让曾祖父拿着翡翠,去换点粮食吃。

之后,每次家里人实在饿得揭不开锅的时候,曾祖母就取出她那个百宝箱,拿出一件嫁妆给曾祖父,让他拿去兑换一些粮食。然后去地里挖一些艾蒿之类的野菜回来,和包谷粉子一起,搅着艾蒿糊汤。一家三口凭借着曾祖母嫁妆换来的粮食,侥幸活命。就那样一连撑了八年多,直到曾祖母的“百宝箱”里再也拿不出任何值钱的嫁妆时,新中国总算成立了,他们总算有口饱饭吃了,再也不用上山下地的挖野菜充饥了。

可每当曾祖母一个人在家时,总会抱着那个空空如也的楠木箱子黯然伤神、独自发呆。有时让曾祖父撞到了,就会忍不住地嚎啕起来。其实曾祖父很清楚,那个箱子里装的都是些宝贝,是曾祖母出嫁时,她母亲留给她的私房钱和一些纪念品。而今,都换成了粮食,养活了一家三口,坚持了八年多。现在,曾祖母的嫁妆都没了,也就没了念想。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什么
癫痫病发作急救
上海癫痫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