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亲情散文 > 正文

刘虎作品 - 额济纳的秋天

2022-01-15 12:25:28 来源:酷安文学 点击:2

额济纳的秋天,是一幅带着阳光味道的美丽画卷。 

 

从大兴安岭向南,一路逶迤、延绵的群山,层层叠叠,高低起伏,仿佛是大师笔下的丹青。北方的辽阔与宽厚,在群山下彰显着苍劲的雄浑。在人的目光中,有着辽远与广袤的诗情。在阿拉善盟,在巴丹吉林沙漠,在黄色的沙丘之边,在茫茫的戈壁之上,额济纳,无论是在人的眼里还是文字里,都是被人称之为北方“最秋天”的地方。 

 

车从茫茫的草原进入大漠。映入眼帘的除了漫漫的黄沙和被风垒起的黄沙岭,就数那胡杨林了。 

 

瞧!那一片片的林子,在蓝天下勾勒着一条长长的轮廓线。阳光下,金色的光闪着耀眼的色彩,仿佛北方的情调般,把额济纳融进这如诗般的童话里。一片一片的落叶,从风的衣角边飘飞,夺目的黄,就像宋词里飘落的花瓣。我在这里,读到了额济纳的秋天,有一种豪迈的诗情。 

 

我曾阅读过江南的秋天,那温婉的样子,有着一种娴静与娇柔,仿佛诗词里的江南女子。也曾聆听过古运河畔的秋天,从那一段段文字的章节里,让人看到了古运河夏与秋,秋与冬之间迟缓过渡的细节。也曾写意过阿克苏的秋天,那一抹厚重的秋,让人赞叹新疆的壮美与博大的情怀。而额济纳的秋天,让人感觉是走进一首古老的民歌里。 

 

 

和着北方的蒙古长调,额济纳的秋天给我一种无际的想像。是胡杨林的画面,让我再一次看到了额济纳苍凉而浑厚,质朴而纯净的一面。金色的黄,让我想起江南的染房。那绚丽的色彩,在阳光下仿佛是大地母亲给额济纳这孩子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用盛大去形容,有着岁月的宽厚。记得有人题诗说:“晴空万里黄叶飞,胡杨入画不空悲。着手拈来一叶酒,醉在额济不思归。”诗里透着几分的宁静,也透着额济纳奇特的美。当细软的风轻轻划过,金黄的叶子与叶子互相波动,像玩耍的孩子,嬉闹着,欢舞着。在瞬间,又似是掀起的金色波浪,像涨潮般的海水,浩浩荡荡地漫延,又从目光中消失在遥远的天际。这金色的黄,让额济纳秋天的天显得湛蓝,让额尔古纳河更加清澈与明亮,让草原更加广漠与辽阔。仿佛一眨眼,人就醉在这绚烂的美景之中了。 

 

走在额济纳的秋天,仿佛是阅读一场人生的盛典。用“一叶知秋”来形容额济纳,是最好不过了。 

 

 

正值九月,脚下的草儿,有的已经枯黄,有的还存留着浅浅的绿。与连绵突兀的山相比,在戈壁上,草儿就是一个配角。在额济纳,桥,是最多的。同行的人说,额济纳有八道桥,每一道都有不同的景色。最美的,要数二道桥、四道桥和七道桥。二道桥有水,金色的树叶与蓝色的天空倒映在水里,让人分不清哪儿是水,哪儿是岸;在四道桥,是看胡杨林的最佳之地。这儿,树干粗大,千姿百态,有着古老与遒劲的张力。站在这里,让人仿佛身居皇宫。站在这里,也让人想起电影《英雄》里的画面。我知道,电影里的故事是虚构的,而此景却是真实的。电影《英雄》之所以在这儿取景,也有独特的构思之处。在世间,英雄不问出处。获此殊荣的,不光只有人,还有草木。以素淡之心活于俗世,情之宽容而静于心。此去经年,便懂什么叫回眸百媚生,只为此间情。人,如此。草木,亦如此。在八道桥的尽头,就是巴丹吉林沙漠了。夕阳西下之时,这儿的沙丘与驼影,成为额济纳秋天又一处绝美的胜景。光脚走在沙丘上,细沙如流水般从趾间溢出,绵绵的,让人在额济纳读到狂沙细腻的一面。自然界的变幻,有时粗犷,有时温婉。由此,我想象世间的一些人。在额济纳,我也只是一个过客。

 

 

喜欢摄影的友人说,在巴丹吉林沙漠,奇峰、鸣沙、湖泊、神泉、寺庙,堪称“五绝”。听之,感觉这美景,让额济纳更增添了神秘的色彩。有时,总想着去一探究竟。毕竟,额济纳的秋天是短暂的。在这儿赏秋,居延海是不能错过的。它位于达来呼布以东,是戈壁荒漠中的一汪湖水。春天,飞鸟嬉戏,芳草萋萋,驼羊徜徉,牧歌悠扬。秋天,芦苇花开,水中的倒影惊起天鹅、水鸟高飞。此景,让人想象戈壁上的湖,有着江南水一样的柔情。虽说没有万分妩媚,但那一缕清波,更让人想象曾经的芳华岁月。关于居延海,据说是因匈奴居延部落在此居住而得名。它本意为天池。书上说,这是一个比较奇特的游移湖,它的位置东忽西,忽南忽北,湖面时大时小。相传,道教创始人老子在居延海修炼成仙。在这里,壮美的胡杨林、清澈见底的池水、无边无际的沙漠,相互交融又自成一体,纯净的蓝,耀眼的黄,简单而富有张力的色彩,与天地连成一幅绝美画卷。唐代诗人王维,在《使至塞上》一诗中写道:“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此诗描绘了塞外奇特壮丽的风光,表现了诗人对不畏艰苦,以身许国的守边战士的爱国精神的赞美;精练简洁,奇丽壮美的语言,让人想象着居延海落日余晖下“大漠孤烟直”的诗情与雄浑苍凉的画面,更让人对额济纳的秋天有种诗意的阅读。 

 

有人说,额济纳的秋天,是用胡杨林谱写的诗歌。那金色的黄,就是额济纳秋天最经典的绝唱。 

 

 

是的,很多人来额济纳这边塞之地,就是一睹胡杨林在戈壁沙漠之处这惊世的芳颜。关于胡杨,途中听友人说过一段故事。在1226年,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六征西夏时,最后一次率蒙铁骑攻克黑水城,一举扫平了具有二百多年历史的西夏王朝。在黑水城守城的哈拉巴特尔将军和士兵们战死后,他们的身体化成了胡杨林。在茫茫的黄沙之中,站立或俯卧,以不屈的姿势,守望家园。这些胡杨,被后人称之为“沙漠英雄树”。在民间传说,胡杨有“千年不死,死后不倒,倒后不朽”的经典。听后,我的耳际,仿佛还有金戈铁马之声,风扬起尘沙,多少往事成为历史,最终烟云消散。而胡杨林的传说故事,让人感到一种历史的苍凉和悲壮。而我,在额济纳不经意间,思绪已越千年。 

 

除了胡杨林,额济纳的红柳海,也是别有一番撩拨人心的美艳。在三道桥,疏密不一的红柳灌木丛在秋阳之下,红得让人想起北京香山的红叶。与四道桥的胡杨林相比,三道桥则显得空旷与寂寥。也许是因一种低调的存在,在戈壁上,红柳与胡杨这一红一黄,深深浅浅,与胡杨交错生辉,一直延伸到远处的沙丘,让额济纳的秋天,流露出一派流光溢彩的秋色。我在这儿,忘了时光的飞逝,享受辽阔的寂静。 

 

古树老藤,沙漠如海,驼铃声声,落日苍茫,胡杨绚烂,红柳依依,居延海清……额济纳的秋天,在蓝天白云下,展现出精彩绝伦的画面。用宽厚与百媚来形容,更给这雄浑的大漠增添了几分的柔情,也让额济纳在秋天里绽放出动人的色彩。 

 

 

人生最美的远行,不是看到了心中的美景;而是,在美景之中,找到了自己与自然相融的乐趣。在额济纳的秋天里,我阅读到了岁月的情怀。历经一次生命的洗礼,我懂得人活着的真正意义。记得第一位亚洲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印度诗人泰戈尔说:“尘土受到损辱,却以花朵报答。”在额济纳,让人感觉到自己在世间的渺小。人,真正认识自己的时候,并不是在手捧鲜花和奖杯的瞬间。而是需要在一个静谥的大自然里,历经时间的过滤和沉淀,才能真正认识到自己,体会人活着的真谛。 

 

黄山归来不看山,九寨归来不看水,额济纳阅尽胡杨,天下则无树。这或许是对额济纳的秋天,最好的赞美吧。从额济纳回来的路上,我想起那句:“三千年的守候,只为等你的到来”。心中,有着一种思绪。这短暂的相遇,像瞬间的回眸。而有些错过,便是一生。渐行渐远的路上,我不忘回头看一眼额济纳。在瞬间,我感觉身披金黄外衣的额济纳,就是一尊佛。把时间留给岁月,一切都是过往。我知道,在额济纳秋天的笔记里,有我今生一次最美的相遇。

 

 

 

作者简介:刘虎,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北京的医院治疗癫痫病
癫痫病正规医院在哪儿
什么药物治疗小儿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