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正文

王孝付丨散文《但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养猪书》

2021-08-28 12:21:31 来源:酷安文学 点击:6

作者:王孝付

2019年9月8日,周日,仍然晴热,气温23—30℃。早上与儿子坐公交车下乡。自6月初下乡,已经三个月没有下乡了,心早就飞回了乡下老家。“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仍然在义安区城北换乘中心坐34路公交车。铜陵县城至钟仓公交车曾经断运近二十年,一直被私人中巴垄断,出行很不方便,几年前,政府又恢复了公交,但路线已不同,以前是经过市区,走顺安镇,终点是钟仓乡街道。现在是自县城走小路,沿钟仓河,经钟仓桥头,至钟仓山边崔村附近。

 

 

老实说,坐公交既方便又便宜,还安全,环境优美舒适,回乡的心情也不再沉重。

车上老妇女们说:“顺安镇至钟仓那段路不晓得怎么搞的,几十年了,一直被黑恶势力把持,车匪路霸垄断那条路,车费1元,非收3元,节假日还加一元,还不准别的车子带人,否则就砸车打人。如今县城至钟仓路开通了公交车,便宜又方便,但顺安至钟仓那条路仍为私人把持,由于人们大多改道走这条小路,那条大路一天只发两班中巴车,司机一百元一天工资,都不愿意干。乡长、县长都不管,县政府(现为义安区政府)已经搬到顺安镇了,但还是没人管。”

我说:“乡长、县长出门有小轿车,才不管老百姓死活呢,说不定收了他们的好处,就是他们的保护伞。”又说:“就是党员和做官的坏,近几十年来,县级以下政权全面沦陷,全面黑恶化,村匪村霸就是村长、支书,不然怎么如今全国扫黑除恶,拍苍蝇、打老虎,打击村匪村霸及其保护伞。”

后座一老头不耐烦了,说:“吵死了。”又说:“你乱讲,我就是党员,工作四十年了,我就感激共产党。”

老奶奶们都说:“他是书记。他们与恶人为伍,收受贿赂,帮他们说话,不帮老百姓说话。”

我回头说:“你叫什么?是什么书记?在哪个单位工作?你得了共产党好处,当然说共产党好。我祖宗八代都没得共产党好处,我不感激,我还仇恨,不然我何至于怀才不遇?”

老头说:“你不感激你还坐公交车?”

我说:“这是党和政府的恩赐吗?”

老头说:“财政出资!”

我说:“财政是从哪里来的?还不是老百姓交的税?你不要忘本忘源,你们这些贪官污吏作威作福了许多年,现在到了秋后算账的时候了。你敢把你的名字和单位告诉我,我公布在网上,让网民人肉搜索你,扒一扒你的老底,说不定又牵出一窝贪官污吏!”

老头还嘴硬,说:“我从不干坏事,我不怕!”

我说:“干没干坏事,群众眼睛是雪亮的,老百姓心中有杆秤,都有一本明账。你敢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老头不说话了,下车走人。我对他的背影说:“你收敛些,无论为官为民,要站在人民的立场说话。”

车子又开动了,老妇人都说:“扫黑也没用,只是都不动了,过几年风头过了,他们又动了。”我说:“至少现在不敢公开作恶,不敢贿赂公行,黑恶势力和保护伞至少现在都不敢嚣张了。等过了风头,他们大多也老了死了,换了一茬人了,那时他们想再混世也过撇了。”

 

 

 

下了车,走到钟仓乡团进村十一队移民建镇区,张保全烧锅的正在门口买肉,小虎子烧锅的贤兰你,中风半瘫的小乐你等都在。卖肉的是六队的,骑三轮车卖肉,五花肉都21元每斤。我问:“为什么猪肉这么贵?”卖肉的小伙子说:“我告诉你,你这个大作家写文章。”我说:“可以,你说我写。”卖肉的说:“首先,非洲猪瘟还没干净。其次是以前又不准农户散养。”我说:“不是说政府叫建污水处理厂,为了环保,三十万建起来不划算,养猪场和屠宰场不干了。加上限养。”卖肉的说:“不是,现在限养也改了,江浙不许,但安徽可以散养了。”又对几个村妇们说:“你们现在可以建猪栊养猪了,放手养。”

刚下车时就打了父亲电话,说我们回来了,父亲说在小圩里割稻,我说我马上去,父亲不让去,说马上回来了,我说让儿子体验一下农活。我和儿子顺着缸瓦窑下坡水泥路走下去,见父亲从孙家冲下面的小圩里挑稻穗至缸瓦窑附近孙宽你家处停在那里休息。这时正是上坡,我挑了一段路,虽然我身板小,又二十年未挑担了,但还能挑得动。我笑着说:“幸亏练武,不然早废了。”父亲七十二岁了,接过担子上坡箭步如飞,我还是感到汗颜,毕竟我五十岁不到,正是盛年啊。我们爷孙仨边走边说话。父亲说:“田地都摞荒了,俺种了尾子(张红友)的田,不要租金,他不给别人种,只给我种。今年一年你都不用买米了。”我说:“我不要,你自己吃吧。”

 

李坤雨 - 尘缘 电视剧《八月桂花香》

中唱群星

 

我又对父亲说我打算养猪。这时父亲把稻穗在大哥门前晒场上晒好,又去四叔门口用笳连打稻脱粒。我又说与四叔合伙养猪。我说:“以前我没钱,2005年、2006年,叫你们每人借一千元给我,你们不干,后来村外有人建了万头猪场。我打算种树,被毛头与村支书小赵勾结把项目给了毛头,他承包几百亩荒山种了许多树。现在你五十四了,我四十六了,加起来一百岁了,一辈子总要干点事,不能只凭劳动挣钱,你不说出车祸身体大不如前,总还有老的日子吧。要致富,先自己富,再带动大家。二叔、三叔不行,我说不动他们。你见过世面,又年轻些,你应当能接受。上个世纪80年代末,你率先引进杂交水稻,都观望,笑你的杂交稻杆子长得如蒿瓜(胶白),结果收成高,大家都种。毛头为什么成村中首富?不凭体力,凭头脑,别人都种田时,他做手艺;别人做手艺时,他又开拖拉机;别人开手扶拖拉机时,他开小四轮;别人开小四轮时,他开蹦蹦车。后来又种树,搞房地产开发。永远走在别人前面,占领先机,每次都偷听我讲‘大话’,回头自己照着干,我想搞苗木,他抢先搞。你们反而都不信我。”四叔心动,说先了解。他说猪苗700元一头。我说以半年出栏计,每月进10头猪苗,7000元,以后扩大规模,谁都可以入股。一人富不算富,村村富才算富。

 

 

这时二叔过来,说村外养万头猪场,把猪都埋几丈深的大坑里了,也不贱卖。说谁知道生没生病。

二叔走了,父亲也回家做饭去了。我继续与四叔聊。吴云菊扛着锄头走过来,我们又聊了会儿,我就和儿子朝街上公交车站走去。走到半路,父亲来电叫我们回去吃饭,我们因天气热,就没有回去。我说不吃了,让他算账,父亲说一头猪出栏,加上猪苗费1500元。我算:10头15000元,半年90000元投资。我和四叔各出五万元。我说你去办一下审批。父亲说在吴家山搞,不用审批。

回县城,儿子在换乘中心对面吃蛋炒饭,我与店主夫妇聊天,我说猪肉真贵。店主说:“是打贸易仗,中国不进口美国猪肉,这才涨价。”他的女人说:“以前都家家户户养,也没出问题,现在不让散养。”我说:“当年毛泽东发动全民抗战,让日本鬼子陷入几亿人的人民战争汪洋大海不能自拔。蒋介石片面抗战,几百万军队怎能抵挡得住日军。养猪也一样,中国有几亿农民,就算散养五千万头猪,多少养猪场能赶上?猪肉会紧张吗?现在的官老爷们,坐在上面,脱离实际,搞什么禁养限养,祸国殃民。”店主说:“主要是垄断猪苗,现在猪苗都抓不到,一头猪苗一千多元还买不到,老百姓让散养也养不成。”

我问:“现在这行情,一头猪到底能卖多少钱?”店主说:“谁知道呢,听说有人30头猪卖了30万元。这行情,垄断最划算。”

回到家,细想想,觉得很好笑。我是“百无一用是书生”,除了空发议论,写写文章,其实什么也干不了,要真是回乡下养猪,乡亲们不笑话我才怪,说:“什么大学生,什么作家,居然回乡下养猪,真没出息!”我记得我初中时代的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曾经说我“一辈子都没出息。”我知道我这个人,这辈子除了码字,确实也不会有什么出息了,所以我倒并不在乎乡亲们的议论。但是我一想到养猪的风险,想到垄断,想到猪苗难抓,想到父亲垂老,没有帮手,我还是打了退堂鼓。但愿我回乡一鼓噪,乡亲们都带动了,都去养猪了,这样也能算上我的一念之间所带来的无量功德,于是我又欣然了。

我突然想到辛弃疾的词:“但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2005年我回乡打算种树,项目被村支书和村中首富给狸猫换太子偷梁换柱了;2006年想养猪,家族的人和同学一个都不支持,只好又落空。这回养猪的打算也只是头脑一热,如王子猷雪夜访友,乘兴而往,兴尽而返。于是将辛稼轩词改了:但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养猪书。以求精神上的胜利,足矣!

长春癫痫病医院排名
癫痫是怎么形成的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