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正文

午夜的碎语

2021-08-28 03:09:02 来源:酷安文学 点击:0

陪小宝游泳回来,很快又热了起来,打开电风扇,我又扎进了文字中。此时我想,文学是我幸福的源泉,亦是我心灵的避难所。

斑驳陆离的世界,我总是想以清澈的方式对之,我很少批判什么,仿佛是一个温情主义者,亦是伤感主义者,内心有一条幽暗的路,一些从历史深处飞来的思想的火花仿佛萤火虫点亮了我孤寂的夜。

世界静到只有电扇风叶转动的声音,我以冥想的方式静坐,这是我的必由之路,我希望所有的努力最终能冲破黑暗的冰河。

这个世界充满着秘密和谎言,而这,仿佛也是社会前进的一种动力。我越来越能体会“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对活着的指导性意义。

在充满倦意的夏日,我们试图以仁慈的去做一些良善之事,不仅仅是为了内心的宁静。小宝对我说,微笑总比苦瓜脸好些吧。也许我需要一些改变,虽然我并没有处理成一幅正襟危坐的模样。学生们评价我“老实其实很幽默”,但我警惕一种贫嘴,尽管刘恒有过《贫嘴张在民的幸福生活》。

我的心里是有一种仿佛冰川融化的情绪在涌动的,在一些道貌岸然的环境里,我用阿Q的方式来应对之。这近乎可笑,又是一种生存的必须。尽管我并不是一个明哲保身的人。一些人把自己划成一个富贵的等级,仿佛只有其执筷子的样子是有教养的,仿佛其去体育馆打一场心羽毛球亦是运动的。

只是,谁能否认,那些在马路上飞奔的人就不是优雅的生命姿态呢?

一些仿佛令人窒息的气氛越来越少了,因为我越来越多地冷眼看世界热血酬知己。

我喜欢夜幕下的自己,我可以长时间地对着一架书静默不语,亦可以把一根雪糕吻到虚无。在这样的时刻,我承认有一些孤独,甚至是蚀骨的,但也是一种蜜蜂采蜜般的丰富。

我不再向以前那样说“向着梦想飞”,不再做飞蛾扑火般的举动。我对生活越来越多的沮丧里亦多了一些温柔的肃穆,读托尔斯泰和雨果,我越来越觉得,好的文字都是悲悯的。

我对文字的爱,不长,就一生,甚至有一种赴死的勇气。历史的深处里,总闪烁着文学家的坟茔,我投去的都是我最真挚的温情。

我喜欢一种状态是微笑着流泪,一种流泪也美的悲伤,而不仅仅是悲鸣与号啕。我喜欢凡俗的生活里浸透着思想的醇美,这样我们也总能从芜杂中提取一份精神的纯净。

阿乙的小说里透着一种黑暗中的人性的绝望,而绝望的情绪蔓延开来可能是致命的,但这亦是一种体验。总有一些规则被打破,我们总想着的平静如水的生活会在某一个时刻土崩瓦解。所以,无论何时,我们都要有面对“粉身碎骨”而不惧的勇气。

事实上,我们都是怕的,都是谨小慎微胆小怕事的,我们总会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话搪塞了我们可能的热血沸腾。

我就这样沿着午夜的堤奔,缓慢又恍惚的前行。时光的水滴一声一声的流逝,我无法留住那些心碎的记忆,于是,一杯薄薄的酒,努力睡去。

治疗癫痫的方法
成都癫痫病最好医院
北京癫痫治疗医院